pure.jpg

貝斯 /團長   | 阿堯
鼓手         | 寶哥
吉他 /Vocal   | Berlin
主吉他       | 翔翔
鍵盤              | 蕙婷 


(由左至右)

 

在博愛路上的練團室,我們與飄耳樂團第一次碰面。
團長兼貝斯手-阿堯,靜靜喝著綠茶。
翔翔調整著效果器。
鼓手寶哥靜待
Berlin的發號施令。
而留著長髮的
Berlin 清清喉嚨,熱情的笑著。

 

成軍未久,來自政大的研究生和大學生,在匆匆之中組成了 PURE
每次練團結束,總會固定約吃飯,聯絡感情。
團長阿堯說道,
因為之前的成員後來都因其他因素,像是家裡反對、或者工作上的需要而退團,
但現在的我們,比較像是在玩社團,儘管久久見面一次,但總能很快的聊起來、進入狀況。

 

談到超載的過程中最想聽見的對象- Echo 回聲樂團,在音樂路上也遭遇不少困難。
飄耳希望能夠循著他們的精神,持續努力,總有一天能熬出頭。
說起飄耳選擇Echo
的原因,除了英式搖滾的唱腔、相似的音樂類型之外,
繼續往下追問,四個大男生這才靦腆害羞的笑起來,其實團員都非常欣賞Echo的女鼓手暮春佑

 

最印象深刻的音樂經驗,四人異口不同聲。
 
團長阿堯談到一次和表演場地談合作成果發表演出的可能,但卻被硬生生的拒絕。
原因來自被質疑的默契,和團隊。總的來說雖是難過的經驗,但也謝謝這樣的經驗,提醒樂團繼續努力,證明自己的能力。

Berlin 表示其實每一場演出都讓他難忘。
有一次,可能是因為當時上台經驗還很不足,覺得大家的旋律都走不在一起。
Berlin覺得對他來說還是玩得很開心。因為經驗的淬煉,每一次、每一次都是為了更好的表現所做的準備。

鼓手寶哥印象最深的則是請團員吃魯肉飯的那次。
因為他在表演結束後,自已先跑去找歌迷妹妹聊天去了,害其他人找他找了老半天,後來才請大家吃飯賠罪!

 

談到面對正在經歷超載狀態的朋友們,會以甚麼樣的方式回應。
Berlin直接笑答,就把他拉上台來一起唱歌、一起擺動阿!


就像飄耳談到關於樂團的未來,大夥覺得開心玩音樂是最重要的事。
如果可以,他們也希望能透過音樂,放大快樂的氛圍,感染台下觀眾、甚至只是從音樂裡認識他們的朋友。

 

六月初,飄耳在政大搖滾樂社成果發表的現場,唱了四首歌,其中有三首是創作曲。
三首曲風、心情各異,聽得見飄耳樂團音樂創作的各種可能性。
其中除了超載合輯將收錄的歌曲
-永不獨行之外,更在演唱舞曲-為何佇立在雨中,邀請台下觀眾一起搖擺、舞動。

 

 


輕鬆自在地悠遊在各式各樣的音樂類型中,以自己的觀點書寫、唱歌,只為滿足單純想玩音樂的心。
這就是飄耳樂團,PURE

 

聽聽他們的聲音: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k0symDANYGY&feature=player_embedded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超載團隊》:七個大學生獨立製作。從構想主題開始、錄音、設計文案與視覺、發專輯、到規劃一場演唱會。全程企劃並親自執行。一場冒險過程,邀你來參與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OVERLOADE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